扫此二维码关注协会公众号
扫此二维码关注协会公众号

媒体报道 | 安徽省长江环保协会“清江行动”贡献长江水质“蝶变”

发布日期:2019-06-14 浏览次数:237

一组数据见证长江水质“蝶变”


刚刚过去的第32届“中国水周”,宣传主题为“坚持节水优先,强化水资源管理”。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命脉,长江的保护与开发一直以来都是举国上下关注的焦点。然而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条中国第一大河却“病得很重”。污水肆意横流,气味恶臭熏天,固体垃圾随处可见......


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
2016年,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一声定调:“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。”这为长江的保护与开发开启了崭新局面。据官方数据显示,2017年12月和2018年12月相比,长江流经的6个省份水功能区达标率均上升。其中,上升幅度最大的是江苏省,从68.8%飞跃至91.1%。与此同时,2018年1至12月,在1940个国家地表水评价考核断面中,水质优良(Ⅰ-Ⅲ类)断面比例为71%,同比提高3.1个百分点。

(2017.4-2018.12)

天更蓝了,水也更清澈了。一路走来,这喜人成绩的背后,其实经历过漫长的阵痛。曾有400亿吨废水排入长江,近似整条黄河水量据环保总局统计,2003年,长江流域废水排放总量达163.9亿吨,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72.5亿吨,生活污水排放量91.4亿吨。2008年,长江接纳的废水量占全国近四成。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在《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2011》中称,仅2009年排入长江的工业废水就达到221亿吨。2012年,水利部水资源公告数据显示:全国废污水排放总量785亿吨中,有近400亿吨排入长江——这几乎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。

说到长江水被污染,今年38岁的安徽小伙吴会(化名)深有感触。安徽是长江干流流经的省份,吴会的家位于长江中下游南岸的安徽池州市贵池区牛头山镇。2003年,当兵两年的他退伍回到家乡,发现自己家门前的江面上漂浮着不少让人作呕的垃圾和油污。眼见这原本充满诗情画意的江景不复当年,这让从小在长江边长大的吴会,心生惆怅。

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吴会告诉中国青年报•中青在线记者,他12岁那年曾在江边观察到江豚集群,数量有上百头之多,但或许是江水被污染的原因,之后他发现江豚数量似乎减少很多。吴会说的江豚,被誉为“水中大熊猫”,主要分布长江干流、鄱阳湖和洞庭湖水域。

一组数据显示,上世纪90年代,长江流域江豚数量还有2700头,到了2012年,整个长江流域江豚种群数量仅剩1000头左右。“长江江豚是一种顶级生物,它处于食物链的顶端,是长江整个生态系统的一个指示物种,它的状况实际上代表了长江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。”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主任、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秘书长王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。

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而在长江支流流经的省份浙江,也曾有6500公里河道变身“垃圾河”,有5100公里河道成了“黑臭河”。2012年,浙江省221个省控监测断面中,有32个省控地表水断面为劣Ⅴ类,钱塘江等八大水系均受到不同程度污染。80后浙江小伙张磊告诉中国青年报•中青在线记者,2014年,他就曾见到浙江的一条河受到污染,水质属于劣五类。因为临河的出租房较多,有住户随手往河里扔垃圾,导致恶臭不散。

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、水污染控制研究室副主任魏源送在接受中国青年报•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提到:“河流本身有自我净化能力,一旦入河污染负荷超过水体自我净化的能力,就会污染到河流里的水质及水生生物,比如长江里面的江豚在减少;其次水污染也会对人类的生产、生活产生影响,比如2005年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和2007年无锡太湖蓝藻污染事件,都造成一定的影响。”

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从68.8%至91.1%,长江水质达标率浮动惊人不过近年来,长江的水质逐渐得到改善。据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一组数据显示,2017年12月和2018年12月相比,长江流经的6个省份水功能区达标率均上升。其中,上升幅度最大的是江苏省,从68.8%飞跃至91.1%。与此同时,广西与陕西保持达标率100%。

“涉及到人口、产业、经济发展不同,长江上中下游的水质功能区达标率不一样,下游的达标率和上游相比低一点。”对于达标率逐渐上升的趋势,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、水污染控制研究室副主任魏源送认为原因有很多,关键是国家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,人们的环保意识也越来越强。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运行主任、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录三则认为,如果这一区域的生态环境问题得到有效解决,能起到很强的带动与示范作用。

吴会说,从2018年开始,他就能明显感到长江水质的好转。2012年,吴会加入安徽省长江环保协会当志愿者,参加“清江行动”,出航打捞长江的江面垃圾。“当时打捞到七八吨垃圾,但现在垃圾明显就少了很多,尤其是去年4月份开始,鱼也增多了。”吴会告诉记者,现在也很少有人往江面扔垃圾了。

(安徽省长江环保协会组织“清江行动”,出航打捞长江的江面垃圾。受访者供图)

张磊是杭州云河力量青年志愿团队的一员,2017年,他和团队一起做了保护水资源的宣传海报,发放给马家桥港河临河的居民们,并定期对河水水质进行检测。“我们会用专业的设备去测氮磷指标,会去测PH值,把检测结果汇报到区治水办,区治水办会做出一些相应的治理方案。”张磊告诉记者,如今马家桥港河水的水质最好时达到三类,鱼儿也比以前多,浮萍也基本没有了。一路走来来,从曾经的垃圾成堆漂浮,到如今的河水澄澈透明,这其中有太多人的努力,值得铭记。

(张磊带领其他志愿者在马家桥港河,取水做水质检测。受访者供图)

全国水治理“大招”频出 水资源利用效率持续提升2019年开年以来,国家在长江流域水治理上频出招。今年1月印发的《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》提到,到2020年底,长江流域水质优良(达到或优于Ⅲ类)的国控断面比例要达到85%以上,丧失使用功能(劣于Ⅴ类)的国控断面比例要低于2%。

“全国水污染控制总体上向好,我国现在是两手抓,一方面大力保护良好水体,也就是保护好水,另一方面是下大力气治理污染水体,也就是治理坏水。”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、水污染控制研究室副主任魏源送说,保护水资源,水污染的源头控制最重要。

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运行主任、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录三则认为,科技创新是解决长江生态环境问题的一大利器。“去年组建了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,目前已筛选出第一批58个城市进行驻点跟踪研究,重点围绕识别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及成因、提出生态环境保护修复总体解决方案、建设生态环境保护智慧决策平台等开展工作。”刘录三说,这起到了很好的技术指导与帮扶作用,但守护家园还得靠大家一起努力。

在水治理方面,各地也频发“大招”。2014年湖北出台被称为“史上最严水法”的《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》,规定私设暗管排污最高罚50万元,瞒报事故排污单位最高罚30万元,在湖泊养珍珠最高罚10万元,防治水污染不力造成严重后果的,主要负责人引咎辞职。2017年起,安徽安庆市将打击非法采砂行动作为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内容之一。2018年,《南京市长江岸线保护办法》

正式实施,这是全国第一部聚焦长江岸线保护的地方性法规......

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如今纵观全国,2018年全国总体水质状况稳中向好。据中国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2018年1至12月,1940个国家地表水评价考核断面中,水质优良(Ⅰ-Ⅲ类)断面比例为71%,同比提高3.1个百分点;劣Ⅴ类断面比例为6.7%,同比降低1.6个百分点。与去年同比,黄河、松花江、海河、辽河流域水质均有所好转。

与此同时,我国总体水资源利用效率也在持续提高。有数据显示,与2012年相比,2017年全国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、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分别降低了30%和32.9%,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由63.5%提高到76.9%。

编辑策划:王帝

数据整理及核对: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李帛尧 郭艳萍(实习) 黄丹玮(实习)

文字作者: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先藕洁 黄丹玮(实习)

设计制作:陈明